探秘全球最大祖母绿矿: 架构重组 寻求话语权推动行业透明化 - 中国粉体网

2018-06-19 13:18:24 4

中国粉体网讯 十年耕耘后,赞比亚祖母绿的幕后推手Gemfields正在巨变中迎接挑战。

赞比亚被称为“铜矿之国”,但事实上,祖母绿对赞比亚的贡献不亚于铜矿。在铜带省首府恩多拉附近,赞比亚政府专门划分了一片恩多拉城郊祖母绿限定区域(Ndola Rural Emerald Restricted Area),在这里只能进行祖母绿开采工作,不做任何其他发展规划,全世界最大的祖母绿矿区卡棋穆(Kagem)就坐落在这片区域内。

5月底,记者走访了卡棋穆祖母绿矿区,了解其开采流程与运营现状。这座由全球最大有色宝石开采商Gemfields与赞比亚政府共同拥有的矿区,在过去十年间快速崛起,使赞比亚成为可以与哥伦比亚和巴西并列的世界三大祖母绿产地之一。

十年后,赞比亚祖母绿已走向成熟稳定的开发体系,其幕后推手Gemfields却经历了一系列巨变。2017年6月,Gemfields被原大股东Pallinghurst Resources收购,随后从伦敦交易所退市。收购完成后,Gemfields管理层经历了包括CEO、CFO在内的大换血。

母公司Pallinghurst Resources宣称要将Gemfields打造为“有色宝石行业的戴比尔斯”,与此同时却又面临卡棋穆矿区祖母绿产量下降的考验。在全行业的注视下,Gemfields正试图从公司架构重组中平稳过渡,一方面通过开发新矿稳定宝石产量,另一方面推广彩色宝石的分类评级标准,引导行业统一发展。

红土地“长出”绿宝石

从恩多拉市区前往卡棋穆矿区的路上,柏油马路和城市面貌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蜿蜒的红土地和道路两旁疯长的非洲菊。明亮的黄色花朵与红色土地构成的单调风景,一路延续到戒备森严的矿区。

如今卡棋穆每年出产的祖母绿占全球总量的25%以上,不过这并非一夕之功。早在1970年代,这片区域的祖母绿勘探和生产工作就开始迅速扩张,此后经历了非法采矿的混乱期和赞比亚国有企业的开采期。2007年11月,Gemfields与赞比亚政府达成合作,以Gemfields占比75%,政府占比25%的比例,承包了卡棋穆矿区的开发工作。根据Gemfields提供的数据,2005年至2007年期间,卡棋穆矿区月均出产的祖母绿与绿柱石在50万至100万克拉上下浮动,2007年底Gemfields接手后,其产量迅速攀升,于2008年8月突破300万克拉。

卡棋穆矿区内的开采工作主要在Chama、Fibolele、Liwente等矿坑进行,其中最大的矿坑Chama占地约41平方公里,目前开采深度128米。

作为最著名的有色宝石之一,祖母绿的珍稀程度远超想象,据卡棋穆矿区产品、规划及开采主管Anirudh Sharma介绍,平均每100吨矿石中只能开采出60g祖母绿和绿柱石,其中祖母绿约26.5%,绿柱石73.5%。而Gemfields能大幅提升宝石产量,达到现在月均250万克拉祖母绿和绿柱石的出产量,则是由于处理的矿石基数大。据了解,卡棋穆矿区每月平均处理约100万吨矿石。从接手卡棋穆到2018年5月,Gemfields在这里总共处理了8900万吨矿石。

原石价格大涨

Gemfields带给卡棋穆的影响不仅体现在祖母绿的产量上,也体现在价值上。

作为有色宝石开采商,Gemfields并不会将卡棋穆开采所得的宝石直接投放到大众消费市场,而是通过在相对固定的时间和地点举办拍卖,为各大珠宝品牌和经销商等提供原石。在历年的拍卖中,最著名的拍品当属2017年2月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拍出的一块6100克拉祖母绿原石,Gemfields为这块原石起名Insofu,在当地语言中意为“大象宝宝”,其最终被著名珠宝公司Diacolor India拍得。

Gemfields产品总监Adrian Bank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的宝石拍卖采取邀请制,每场祖母绿拍卖会大约有35家珠宝制造商或经销商竞拍。我们会通过参加主要的国际珠宝交易会来了解市场动态和趋势,同时结交参展商,寻找潜在客户。”

过去十年来,随着产量的上升,赞比亚祖母绿反而迎来了价格的上涨。据了解,Gemfields目前将祖母绿拍卖按照宝石级别分为高品质(High Grade)和低品质(Low Grade)两种。就高品质拍卖而言,2009年7月每克拉祖母绿成交均价还只有4.4美元,随后一路快速上涨,在2016年4月的拍卖中,达到每克拉70.68美元的峰值。低品质拍卖则从2009年3月的每克拉0.31美元一直上涨至2016年5月的5.15美元。

卡棋穆矿区总经理Prahalad Kumar Singh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赞比亚祖母绿价格上涨主要有四大原因,一是产能足够,二是出产宝石的品质稳定,三是得益于Gemfields一直推行的透明化市场,四是赞比亚相对于哥伦比亚有更为稳定的政治环境。” 他还介绍道,由于卡棋穆矿区的岩石含铁较多,赞比亚祖母绿会呈现出独特的绿中带蓝的色彩。

探秘祖母绿开采

支撑这一系列增长数据的,是卡棋穆矿区的一套成熟矿区运作体系。

Prahalad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赞比亚祖母绿采用露天开矿模式,在开采工作中,机械与人工同样重要。

据了解,地质专家先对土地进行探测分析,然后由推土机和重型卡车共同作业,一圈圈深挖至祖母绿可能存在的区域。由于祖母绿质地较脆,进行到这一层后,不再直接用推土机作业,而是改用高压水枪喷射。

祖母绿常存在于黑云母片岩中,记者在Chama矿坑看到,工人在冲洗后的地面上手工挑拣出已在水枪冲击下裂开的黑云母片岩,经过简单敲打,嵌在其中的祖母绿就显露出来。这时的祖母绿还处于比较原始的状态,表面附着大量不易清除的黑色杂质。随后,工人将矿坑中直接发现的祖母绿装入随身携带的红色金属盒子内。

与此同时,还有大量矿石经过高压水枪喷射和人工敲打后,仍无法接触到其内部可能存在的祖母绿。这部分矿石会被送往洗矿厂(Washing Plant)由大型机器进行破碎处理。破碎后的矿石被分为六个大小区间,分流到对应的传送带上,由工人挑选出其中的祖母绿,同样放入红色金属盒子中。

分别来自矿坑和洗矿厂的红色盒子最终在选矿室(Sort House)汇集。不同于位于矿山的洗矿厂,选矿室被安放在山脚下的卡棋穆大本营(Kagem Camp)内,大本营同时也是所有员工生活、工作的地方。记者观察到,选矿室戒备森严,不仅被高压电网严密包围,还需要换上统一的白色工作服并经过指纹认证后才能进入。

选矿室高级经理J.K.Ameriya介绍道:“每个盒子上都标记有出产区域和矿石重量,同一天开采的祖母绿会被集中分拣,以准确计算产量。盒中取出的宝石会进行主要由人工完成的表面片岩移除工作,清除出的废料与最终得到的祖母绿又将分别称重,查看是否与红色盒子上标记的原始数据吻合。”

最终得到的祖母绿会根据大小、净度、颜色等进行评级,评级工作同样在选矿室进行。由于有色宝石特征复杂,目前行业内没有统一的分类标准,而Gemfields试图通过细致、全面的分类率先建立话语权。在其制定的标准中,祖母绿按大小分为6类;以祖母绿的绿色为标准,按颜色、净度等分为A到M的13类;以祖母绿的绿中带蓝程度,同样按颜色、净度等分为Ac到Nc的14类。这三大分类相互交叉,最终形成186个等级。J.K.Ameriya表示,这一标准目前已有行业内其他矿业公司沿用。

动荡中求稳

尽管卡棋穆的运营模式已经相当成熟,但不可否认的是,祖母绿毕竟是一项不可再生资源。第三方咨询公司SRK在2015年出具的报告显示,卡棋穆矿区的开采寿命可持续至2040年,其祖母绿矿的探明储量为2.9亿克拉,推定储量为13.3亿克拉,推测储量为1.81亿克拉,有望在矿区开采寿命结束前开采出11亿克拉祖母绿与绿柱石。

虽然Gemfields接手后卡棋穆矿区的宝石产量与均价都大幅提升,但赞比亚祖母绿的市场价格在2016年的高峰期后就开始下降。在最近的两场拍卖中,2018年2月的低品质专场成交均价为每克拉3.05美元,2018年5月的高品质专场成交均价为每克拉59.55克拉,相比上述2016年峰值,均有显著下滑。

Pallinghurst Resources在收购Gemfields时发表公告称,由于卡棋穆矿区产量下滑,导致2017年6月结束的财年内,赞比亚祖母绿拍卖收益同比上年减少5400万美元。

对于Gemfields来说,当务之急是开发新的祖母绿矿源,然而全新的祖母绿矿并不那么容易找到,幸运的是,Gemfields一直有一个备选项,那就是紧邻卡棋穆矿区的Mbuva-Chibolele。早在2005年,Gemfields就全资收购了Mbuva-Chibolele矿区,并于2005年至2007年间进行探测与开采。2007年底与赞比亚政府就卡棋穆矿区达成合作后,Gemfields的开采重心完全转移到卡棋穆,Mbuva-Chibolele被搁置在一边。

Pallinghurst Resources收购Gemfields后,迅速将重新开采Mbuva-Chibolele提上日程。2017年9月,Gemfields开始抽走Mbuva-Chibolele矿内因搁置过久而积聚的雨水;同年11月开始修建连接Mbuva-Chibolele和卡棋穆的临时大桥,12月开始开采;2018年2月Mbuva-Chibolele的祖母绿及绿柱石出产量达到100万克拉,4月达到200万克拉。

Gemfields可持续发展经理Jack Cunningham表示:“Mbuva-Chibolele较浅,所以不需要挖掘出太多废弃岩石,就能到达可采矿层面。过去我们就知道Mbuva-Chibolele有可以开采的祖母绿,但由于卡棋穆的可采矿石非常丰富,所以一直专注于后者。根据目前卡棋穆的状况,开发Chibolele作为第二矿区是一件可行的事。”

尽管公司架构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Jack Cunningham坚持认为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公司发展受到了影响。他说,“变动后的管理层成员仍然来自公司原有的经验丰富的团队,因此在发展策略上可以保持一致性。”

Gemfields一直致力于推动有色宝石行业的透明化,然而其被收购后迅速退市,令业界对其未来是否能继续推动行业透明化产生怀疑。对此,Jack Cunningham认为,退市不仅不会影响Gemfields推动透明化,反而有助于公司发展。“上市公司可能会为了达到交易所的要求,而过多关注自身的财报增长,从而减少对行业的整体推动。我们将继续推进在行业创新上的投资,建设我们的拍卖平台,并与珠宝品牌合作共同创建一个合法、完善和透明的有色宝石产业。”


(中国粉体网编辑整理/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