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资源开发要双管齐下 - 中国粉体网

2018-07-22 06:10:47

中国粉体网讯  如果说,从矿业周期大势上看,多少有点悲观色调的话,那锂无疑是给低沉的资源圈添加了一抹亮丽的色彩。在矿产资源行业萎靡不振的大背景下,锂矿势头不减,成为了广受关注的明星矿种。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能源汽车市场日渐兴盛,使得作为上游材料的锂矿资源成为了“香饽饽”。那么,锂矿资源目前的生产和供应形势如何?如何解决国内供不应求的缺锂现象?第一期“战略性新兴矿产资源专题讲座”上,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全球矿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新兴矿产战略研究室主任李建武为大家分享了《中国锂资源供应体系现状、问题与建议》。


锂的用途和锂资源分布


锂是一种对国民经济及国防安全具有重要意义的战略金属,在高新新技术和军工产业中应用广泛。锂在能源领域的应用主要包括做成锂离子电池应用于新能源汽车、消费电子产品、储能系统,以及核聚变的原料,被称为21世纪的能源金属。


因为锂的原子量很小,所以用锂作阳极的电池具有很高的能量密度。此外,锂电池还具有质量轻、体积小、寿命长、性能好、无污染等优点,因而备受青睐。近年来,锂在电池领域的应用增长最快,电池领域已经成为全球锂的最大消费领域。2007~2017年,该领域占比从20%提高到46%。2017年全球锂消费量为23.76万吨,其中2005~2015年全球锂消费年均增长6%;2015~2017年受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量快速增加的影响,年均增长21%,中国是最主要的拉动因素。2017年,中国锂消费量12.47万吨,其中2007~2014年,随着3C产品的飞速发展,中国锂消费从2.28万吨增加到6.58万吨,年均增长16%;2014~2017年主要受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拉动,中国锂消费从6.58万吨增加到12.47万吨,年均增长24%。


锂的消费结构


随着全球对清洁能源需求的高涨,锂战略地位凸显,锂已被锂资源短缺的工业化国家列为战略资源安全保障范围,寻求多元化的供应渠道已是普遍的策略选择。


全球目前开发利用的锂资源分为盐湖卤水型和硬岩型两类,两者比例约7:3。全球锂资源总量丰富,但分布不均,主要分布在南美洲、亚洲和大洋洲,高度集中在智利、中国、阿根廷和澳大利亚四国。智利和阿根廷以盐湖卤水型为主,澳大利亚以硬岩型为主,中国则两种资源都有分布。中国卤水型锂矿约占总量的67%,主要分布在青海和西藏,锂辉石矿)和锂云母矿等硬岩型锂矿约占33%,锂辉石矿集中分布在四川和新疆,锂云母矿主要在江西。


中国锂资源供应现状及未来趋势


从全产业链角度看,中国锂资源生产能力弱,但锂盐加工能力强。2017年全球锂矿(包括硬岩锂和卤水锂)产量总计22.89万吨(折碳酸锂当量,下同)。其中,澳大利亚产量9.95万吨,占比43%,居第一位;智利7.51万吨,占比33%,居第二位;阿根廷2.93万吨,占13%;三国产量合计约占全球总量的89%。


中国锂资源以盐湖型为主,但限于技术和成本各方面原因,目前依然主要从矿石中提锂,所需锂矿石几乎全部依赖进口。我国川西地区锂资源勘查取得重要成果,但受多种条件所限,投产尚需时日。江西宜春锂矿床锂品位低,提锂成本高,但其副产品铌、钽等受益高,综合开发前景好。盐湖锂矿主要开发的是青海地区,该地区产能正在逐步建设,陆续释放。目前,察尔汗盐湖是产量最高的矿区,但该区资源品质差,镁锂比高,开发成本高。


与此同时,中国锂盐产量增长迅速,是全球第一大锂盐生产国。2017年全球锂盐产量23.54万吨,集中在3个国家:中国12.34万吨,占全球52%,居第一位;智利7.8万吨,占33%,居第二位;阿根廷3.4万吨,占15%,居第三位,合计占全球比例近100%。全球锂盐产业高度集中,2017年前五家企业产量合计约占全球60%。排名前三的企业分别为智利SQM公司、美国Albemarle(雅保)公司以及中国天齐锂业,产量合计约占全球44%;美国FMC公司和中国赣锋锂业分列第四位和第五位。


锂盐产量的增加使得锂资源的需求增大,导致中国锂资源缺口快速增加。中国本土锂资源供应无法满足锂盐加工和本国消费需求,主要依靠进口,2017年中国国内消费12.47万吨,生产3.16万吨,对外依存度高达75%。中国锂资源供应由4部分构成,分别是国内盐湖锂、国内硬盐锂、澳大利亚硬岩锂和南美盐湖锂。其中,澳大利亚是我国最重要的锂资源供应来源。


根据锂资源应用领域的发展趋势,李建武预测,中国锂资源未来需求仍将快速增长。他说,在动力电池技术没有发生颠覆性变革的前提下,预测2025年、2030年和2035年我国锂需求量分别为60.2万吨、98.4万吨和121.6万吨,相当于我国2017年消费量的5倍、8倍和10倍。2018年~2035年累计需求量超过1270万吨。主要依据之一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


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接近79.4万辆。《“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200万辆;2017年4月,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三部委共同印发《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将达到700万辆以上。而2017年中国锂消费量12.47万吨,电池领域用锂占67%,即为8.35万吨,按一辆新能源汽车消耗45千克碳酸锂当量来计算,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用锂3.56万吨,约占总量28%;3C产品和储能领域锂电池用锂4.80万吨,约占39%。除电池外其他领域用锂4.12万吨。


由于未来中国本土锂资源供应能力有限,缺口长期存在,李建武分析,如果市场价格维持在6万元/吨左右,2025年、2030年和2035年,我国锂资源矿山产能将可以分别达到17万吨、23万吨和25万吨。届时,缺口分别为43.2万吨、75.4万吨和96.6万吨,对外依存度将长期在70%以上。


我国锂资源供应体系的问题及对策


我国目前盐湖锂和硬岩锂的供应都存在很大问题。我国盐湖锂资源禀赋差,青海盐湖镁锂比高、品位低、开发成本高;察尔汗盐湖比南美Atacama盐湖氯化锂浓度低60倍,镁锂比值高78倍~310倍。西藏主要含锂盐湖资源品质较好,但受高海拔、交通运输条件等因素影响,开发规模受限;我国硬岩型锂资源中,锂辉石矿主要分布在四川西部地区,资源品质好,但海拔高、基础设施差、民族问题复杂,开发受到很大限制;锂云母矿主要分布在江西宜春地区,但锂云母矿成分较锂辉石复杂,提锂成本较高。


同时,我国锂资源供应成本较高。目前锂资源供应结构中, 60%成本高于5万元/吨,其余40%在3万元/吨,而南美盐湖成本仅为2万元/吨。


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之一是我国锂资源海外投资过于集中在澳大利亚。2017年,我国进口的锂资源80%以上来自硬岩锂,绝大多数为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项目。由于硬岩锂成本较盐湖锂平均高出一倍以上,其抵御市场价格波动风险的能力较差,企业发展面临较大挑战。


针对以上问题,李建武建议,一方面要加强新型锂资源开发,如青海柴达木盆地第三系背斜构造区深层裂隙孔隙卤水锂矿是一种新型锂资源,具有较大潜力,品位较高,镁锂比低,品质优于目前开发的盐湖卤水锂资源,是未来锂矿勘查和开发的重要方向之一。


另一方面,我国应采取多种措施,有效提升本土锂资源供应能力。一是要加大技术研发投入,鼓励企业和科研机构进行技术攻关,解决高镁锂比盐湖提锂技术难题,降低开发成本,提高国内盐湖锂供应能力。二是要积极协调和改善四川西部硬岩型锂矿开发社会环境,尽快形成产能。


(中国粉体网编辑整理/墨玉)